▲6月18日,易卜拉欣·莱希在德黑兰的一个投票站投票。图片来源:新华社


文|王晋


伊朗大选落下帷幕。

 

来自于保守派阵营的易卜拉欣?莱希获得了总统大选的胜利。莱希的胜利并无太大悬念,但是,未来执政之路必然面临诸多挑战。

 

赢得“四平八稳”

 

莱希的胜利,几乎“四平八稳”。莱希长期担任伊朗国内的司法总监,由于该职由伊朗最高精神领袖直接任命,因此莱希深得哈梅内伊的信任。在职期间,莱希大刀阔斧展开反腐行动,得到民众赞扬。

 

2016年,哈梅内伊还任命莱希担任马什哈德伊玛目礼萨圣地的监护人。该圣地被称为“伊朗什叶派之心”,旗下有伊朗财力最雄厚的宗教基金会。可以说,莱希的行政经历横跨司法和宗教团体,与伊朗国内保守派和强硬派关系密切。

 

伊朗总统大选,大体上有两个关键节点。一个是报名环节后由“宪法监督委员会”执行的“资格审查”,另一个则是由伊朗民众对候选人进行投票。

 

其中,负责“资格审查”的“宪法监督委员会”由于与最高精神领袖关系密切,因此外界可以借此环节窥探最高精神领袖对于候选人的喜好。民众投票则直接决定候选人的得票率。

 

在此次总统大选中,无论是“资格审查”环节将莱希可能的竞争对手排除,还是大选投票中极高的得票率,都显示出莱希在伊朗国内政坛的重要地位。

 

挑战才刚刚开始

 

莱希胜选之后,未来的挑战才刚刚开始。

 

一方面,莱希需要采取措施提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信心。此次伊朗大选的投票率只有不到50%,低投票率显示出伊朗民众对于政治现实的失望和不满。

 

在过去二十余年时间里,伊朗总统大选在1997年、2005年和2013年都曾出现了较高的投票率,分别选出了改革派总统哈塔米、强硬派总统艾哈迈迪·内贾德和温和派总统鲁哈尼。

 

但是,无论哪一派领导人上台,伊朗经济形势似乎都依旧严峻。其经济通胀率长期保持两位数,货币持续贬值,失业率也保持在高位。不少伊朗民众似乎已经对于政治现实不抱希望。莱希需要在未来的执政时期,通过多种手段,提振民众信心、改善经济形势。

 

另一方面,伊朗的外交政策惹人瞩目。莱希本人长期在伊朗国内司法和宗教机构任职,外事出访较少,外交经验也相对欠缺。

 

由于来自于保守派阵营,因此外界普遍认为莱希的外交政策可能偏向保守甚至激进,在伊朗核问题上的态度也很可能比较强硬。

 

但是,在之前的总统竞选电视辩论环节,莱希已多次强调自己将继续遵守伊朗核协议,继续推动伊朗与国际社会在维也纳的谈判进程。

 

此外,作为总统,莱希的职权并非无所约束。在伊朗现行政治体制下,总统权力的行使往往需要受到最高精神领袖制约,同时需要得到国内议会、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和其他政治、军事团体的支持。

 

因此,莱希和保守派的胜利,并不一定意味着未来伊朗一定会秉持强硬的外交立场,也不意味着伊朗会加强对地区敏感议题的介入趋势。

 

经济是头等难题

 

继2020年保守派、强硬派阵营获得议会选举后,2021年莱希获得总统大选胜利,无疑进一步夯实了保守派和强硬派在伊朗政坛的主导地位。

 

但是,经济问题才是伊朗政府需要解决的头等难题。平衡好内政外交的关系,给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,将是未来伊朗政府需要面临的最大难题。

 

伊朗当前的经济困局,很大程度上源于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制裁和封锁。只有秉持务实理性的核政策,才能保证外部环境的改善。作为总统,莱希需要平衡好保守派阵营的强硬主张,与国内经济现实之间的关系。

 

但是,莱希的胜利,很容易被外界尤其是美国及其中东盟国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,解读为伊朗强硬化的表现。

 

鉴于上一任强硬派总统艾哈迈迪·内贾德当政时期,伊朗在核问题和地区问题上的对抗姿态,以色列和沙特对于伊朗的警惕和敌对,也很可能在莱希时期进一步加强。


尤其是当前伊朗不断推高浓缩铀丰度,增加浓缩铀当量的背景下,未来伊朗和以色列与沙特等地区国家冲突的可能性或许会随之增加。

 

□王晋(察哈尔学会研究员、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)

编辑:马小龙  校对:吴兴发